首页 > 玄幻魔法 > 走阴夜话之打更人 > 第十二章 唤来厉鬼

第十二章 唤来厉鬼

目录

    姻缘牌篇:

    “杨宇,你听说过公婆树的传说吗?”

    青葱碧玉的山谷内,二八妙龄的女孩和舞勺之年的男孩坐在悬崖边的两棵大树下。

    两人稚嫩未退,少女略带俏皮的吐着舌头,询问着这位跟随父亲外来的少年在湘西流传的故事。

    微风吹过,精巧的风铃在两棵树上发出悦耳的祝福。

    被有情人系在这里的姻缘牌、红丝绳随着微风也翩翩起舞,似在祝福树下情窦初开的有情人。

    男孩宠溺地摸了摸女孩的头:“传闻酉水河畔有对相爱的夫妇,男人是有名的猎手,姑娘则每日在家织布,等待着心爱的人平安归来。”

    “可姑娘被龙王看上了,硬要娶她。姑娘不肯,最后被龙王变成了大树。男人等啊等,最终才跟随小鸟的指引找到变成树的妻子。男孩悲痛欲绝,抱着妻子,也变成了一棵大树。自此,相守。”

    “我说的对吗?”

    少女依偎在杨宇的怀内:“嗯嗯!不过,在我们的村寨中还有另外一个延续的传说哦。”

    “自古以来,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恋人,会从这里一跃而下。公公树和婆婆树会带他们前往遗失之国。在那里,相爱的人可以一辈子在一起,再也不用分开。”

    说着,少女从手腕上摘下一串银手链,放在杨宇的掌心。

    杨宇也从手中摘下一枚戒指,递到少女手中。

    两人的手在这一刻紧握在一起,女孩深情地看着杨宇:“我们约定哦,等婚嫁年岁将近,你一定要娶我哦。”

    杨宇重重点了点头:“树前缔约,山川为誓。”

    古董店内:

    “三万。”

    “二条。”

    “胡。”空桑笑眯眯的翻开手牌:“清一色,给钱吧。”

    “不玩了。”

    陈涛翻了个白眼,麻将往前一推:“你牌运太好了,打了八圈了,全是你胡的,还把把都是清一色或者混一色。你对一色是有什么执念吗?”

    刘正业和被硬拉来凑牌局的女人无奈的从包里掏出仅剩不多的现金。

    空桑不客气地借过钱:“不错不错,下次再有这种事情,请多找找我。”

    “瞧瞧你这嘴巴,咧的都快到耳朵根了。这么财迷的吗?”

    “哎呀,和你们这些编制单位不一样,我这种打工人,得多攒点钱,才能提早退休呀。”

    刘正业哑然失笑,对着女人说道:“何梦,你见识到了吧,这就是这一代的打更人哦。”

    何梦扶了扶眼镜:“你们啊,一休假就开始放飞自我了。行了,麻将也陪你们打过了,可以说正经事了吧。”

    空桑手一顿,笑容顿时定格在脸上,刚要起身,却被陈涛一把握住手臂。

    “我可以不听吗?”

    “你现在可是顾问人员。”

    “可你们不是说顾问人员行动自由吗?”

    “但你已经是打更人了不是吗?”

    “我不排斥,但也不想主动找麻烦啊。”

    “所以啊,我们带着麻烦来找你了不是吗?”

    “”

    “你看,我们陪你打了这么久的麻将,还输给你这么多钱,你捞了好处就想走,这不好吧。”

    空桑看着笑的一脸得意的陈涛、刘正业两人,无奈的跺了跺脚。

    作孽呀!

    “这次的案件,比较复杂。”何梦从包里拿出了一摞资料:“案件地点在上京。目前估算,已经最起码死去了十个人以上!”

    空桑接过资料看了一遍,不解道:“可是从这些照片上来看,似乎没有什么共同点?”

    “没错,正是因为一开始,这些案件被定义为普通的杀人案件,又出现在上京不同的区域内,所以善恶司没有察觉。直到最近的一起案件不同了。”

    何梦指了指最后一页资料:“死者是一名三十出头的女人,事业爱情双丰收,也没什么仇家,夫妻两人在小区内口碑也很好。却在前日死在家中。死因,没了心脏。案发现场,死者一身红衣,双手被吊在房梁上,很是凄惨。”

    “什么!”

    “不过,如果仅仅如此,善恶司依旧不会接手。但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在死者脚下发现了一个木牌,上面有古怪的符咒文字。”

    “符咒?那不是你们道教的手段吗?”

    陈涛摇摇头:“用符咒的宗教其实有很多。我们调查了很久,甚至一些隐秘世家我们都联系了,但无人知晓。后来是一位湘西出身的工作人员偶然看到,说这是属于湘西的一种古文字,但因为过于残破,他也不能判断究竟属于那种咒术。”

    “你们是希望我用打更人的手段来唤魂?”

    “没错。唤魂的手段太过深奥,自古以来擅长此道的人就不多。而在此法的准确度上,只有走阴十部的打更人、守陵人手段最高。善恶司内,没有守陵人,所以只有找你。”

    空桑点头算是同意了:“那你们为何又能断定,前面九个人,和这件事情也有关。”

    何梦解释道:“因为陆陆续续,这十名死者或是家中,或者案发现场,或是身上带的,都有这种类似的文字。虽然不同,但经过我们同事判断,都是湘西的古文字。”

    “那湘西那边你们有派人去调查吗?”

    “坦白说,一无所获。”

    何梦无奈道:“湘西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有很多村寨,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上京不一样。就凭借着可能源自于湘西的符咒,就这么排查,基本不可能了。”

    “明白了。我会在晚上准备唤魂术。但我先声明,我刚刚掌握部分打更人的手段。如果魂魄已经消散,我是无法招来的。而如果对方已经成了厉鬼”

    “我们懂,你的攻击手段和经验不足,无法保护自己。我和陈涛还有何梦,会在这里护着。”

    “这我就放心了。”

    入夜,空桑取来两根蜡烛分别放在街道左右两边的人行道上。又将被害死者的照片放在了两根蜡烛中间。

    刘正业等三人,则站在空桑身后。

    空桑深吸了口气,自面燃大士的事情过去了半个月,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用唤魂术啊。

    “铛!”

    打更锣的声音响彻夜空。

    “冥火,招来!”

    话音落,两边的蜡烛升腾起青绿色的火焰。

    “地官赦罪!”

    口诵中元地官三次之后,整个文玩街再度出现浓重的雾气。

    只是这次的雾气却隐隐有些阴寒,而且刘正业三人发现,这白雾之中,还透着诡异的红光。

    “鬼雾起,纸钱散。”

    空桑抓起准备的纸钱元宝往空中一撒,竟是无风自燃,转眼化作灰烬。

    “铛!”

    “铛!”

    “铛!”

    连敲三下,那照片竟缓缓升空。

    “招来!”

    “招来!”

    “招来!”

    三声招来,照片刹那粉碎。

    那浓雾开始延伸至照片处,迅速凝聚,不过片刻,竟似化成一条狭窄的小路。

    “这是”

    “不要说话。”空桑轻声制止:“这是鬼雾在凝聚黄泉路,接引亡魂过来。”

    很快,周遭响起一阵哭泣声。

    哭声凄厉,似含浓浓怨恨。

    很快,一个红衣女人逐渐现身。

    红衣女人满身血污,在身上的红裙留下一块块暗红色的斑点,纵然披头散发遮住了面孔,但胸口那个醒目的窟窿,提示着空桑唤魂已经成功。

    但这个时候,却也是众人最紧张的时候。

    因为对方也有可能已经成为了厉鬼。

    如果是厉鬼,不仅理智全无,而且还会肆意杀人!

    红衣女子缓缓走来,似乎没有发狂的迹象,这让空桑微微松了一口气。

    正要上前,却见对方缓缓抬起头来,那赤红而隐含残虐的双目,让空桑心中一紧,顿感不妙!

    掌心一翻,幽冥火已经打了出去。

    “吼!”

    却见对方宛若猛兽。干枯的手臂一巴掌打碎幽冥火。

    “”

    红衣女子仿佛被激怒一般,浑身鬼气萦绕,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其双臂更是瞬间伸长,死死掐住空桑的脖子!

    “不好!”

    刘正业眼疾手快,左手抓着十字架狠狠按住女子的胳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口诵祷词,十字架更是在女子胳膊上发出宛若滚烫烙铁的“刺啦”声响。

    陈涛也取出一枚符咒打向红衣女子的额头。

    “吼!”

    红衣女子发出凄厉怒吼,被十字架和符咒击退。

    “都闪开。”

    身后何梦话音刚落,就从包内抛出了一个金属圆球。

    金属圆球在半空中不断变形,最后竟是变成一道婴儿大小的金属钢爪,一把抓住红衣女子的头颅。

    旋即,钢爪再度变形,竟是将红衣女子不断扭曲,最后关在了圆球之中!

    “砰!砰!”

    红衣女子显然还在挣扎,金属圆球发出一阵撞击声响。

    “快!”

    陈涛连忙打出几道符咒,将金属圆球死死裹住。

    圆球内的挣扎开始减弱,片刻之后归于沉静。

    空桑扭了扭脖子:“咳咳,好家伙,这鬼下手可真重。不过,这是什么,竟然能困住鬼?”

    “我做的小玩意儿,本身困不住戾气太重的鬼,必须加上符咒才能有效。”

    “呃”
目录 书签
警察叫我备案,苦练绝学的我曝光最新章节 博弈书屋 月岷阁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笔趣阁 【快穿】黑化反派,宠上天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一小说 长生:养只蚁后加点修仙免费阅读 迷鹿文学网 一夕得道最新章节 将军打脸日常 消费系男神起酥面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