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走阴夜话之打更人 > 第二章 夜半打更

第二章 夜半打更

目录

    空桑惊疑不定地看着手中的青铜锣。

    怪力乱神?

    虽然觉得不真实,可刚才的场景和手中的物件,却是不能否认。

    空桑又想去找卷轴,却发现已经不见了踪影。

    正思来想去的时候,脑海中竟不自觉的浮现出那张开的神图绘卷!

    那空白的卷轴上,开始隐隐浮现一排排文字。

    “今有诡事,怪力乱神,滋扰九州,民心不安。走阴人所属,当复旁门左道,缉捕诛杀之。”

    空桑有些失神,手下意识的抬了抬。

    那脑海中的神图绘卷却仿佛有感,再次浮现一段充满肃杀之气的文字。

    “诏令,走阴十部之打更人空桑,速以镇魂锤、安魂锣拘捕怪力乱神,害三人性命之诡异,不得有误!”

    老板,你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神仙卷轴?

    空桑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联想到刚刚征老板跟他说的那离奇死亡的三名高中生。

    拘捕?拉倒吧。他怂了,怂的很,宅着不香吗?是饭不好吃,还是动漫不好看了。

    空桑将锣放到一边,下了一楼,坐在圈椅上思考了一会,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算了,先搞清楚走阴人和打更人到底是什么吧。

    脑海中,关于这些常识和民间怪谈的东西,似乎储备不太够

    片刻后,随着键盘敲打,搜索出来的信息也越来越多。

    空桑也算大概明白了些。

    “走阴人,泛指走阴婆,乃可通鬼魅之女子的简称,为旁门左道之一。”

    “打更人,古称更夫,司职夜间报时之则。”

    “打更人,民俗怪谈中,因夜间走路,需防魑魅魍魉,手中打更锣有驱鬼避凶之能。”

    “旁门左道,现代社会为贬义词。最初泛指不在正统之内的宗教派别。”

    一连串的信息看下来之后,空桑大概明白了。

    民俗怪谈和那神图绘卷给出的信息多少有点差异。

    比如网络上,走阴人最早只能是女子担任,而且她们没有什么法术,主要是请鬼上身。

    但现在,打更人成为走阴人。

    而且空桑记得很清楚,神图绘卷所说,打更人是走阴十部之一!

    再联想到刚才看到的祭坛,空桑大概明白了。

    那十座塑像,应该就是走阴十部了。

    而根据搜索到的信息,走阴人的传说最早可以追溯到中元清虚大帝,也就是俗称的天地水三官之一的中元节地官赦罪的典故主神。

    “呼”

    空桑长舒了一口气:“算了,惹不起惹不起,我还是老老实实在店里吧。”

    念及至此,空桑开始翻阅古董店的图册和介绍。

    约莫晚上七点左右,青铜铃铛终于响了。

    抬头看去,进来一对夫妇,穿着阔气华贵,在上京恐怕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只不过,这两位看上去却是一脸愁容,甚至带着一丝惊恐。

    空桑起身,礼貌问候:“二位晚上好,是来买古董吗?”

    “那,那个,我听说这里会卖一些特殊的古董是吗?”

    空桑一愣,旋即想到那负一楼的古董,顿时点点头:“不过,我需要请示一下我的老板,两位先坐,稍等片刻。”

    说着,空桑拨通了电话,并将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下。

    “空桑,你开免提。”

    “好的。”空桑操作完,道:“两位客人,可以大概说说你们的需求了。”

    “老,老板!”

    那妇人声音颤抖地开口道:

    “我女儿前些日子开始,就不停的做噩梦,她总说她梦见恶鬼要吃了她,又说那观世音菩萨也在旁边,但不救她!昨天晚上,她更是直接昏厥过去,都没了呼吸!”

    “虽然现在抢救过来了,可是医生怎么都查不出她有什么问题!太,太邪门了!”

    “我,我听朋友说,您这里会卖一些镇宅驱邪的老物件。不,不知道有能治好我女儿的东西吗?!”

    手机那边,征老板语气轻飘飘地说道:“如果觉得此事为怪力乱神所致,为何不去观里求个平安驱邪的符咒?”

    “今天早上就请了!可是,可是”

    妇人似乎因为恐惧,说不出话来。男人顿时说道:

    “那符咒刚刚佩戴在我女儿身上,就直接烧成灰了,我们还听到一阵尖锐的叫声!我们中午又请了观里的高功法师,可是他刚碰到我女儿,就仿佛看到了什么,便昏过去了!”

    妇人抹了抹眼泪,哭泣道:

    “老板,我们听朋友说了,您在上京也是颇有名气的,请你帮帮我女儿!”

    征老板似乎考虑着什么,沉吟片刻后,道:

    “空桑,你去负一楼,将标记为132的盒子取出来,给这两位。”

    “好的,那,两位稍等。”

    空桑匆匆来到负一楼,刚一踏入,顿时一激灵,总觉得这里似乎有种说不出的阴森气息。

    按照标记,找到盒子之后,便不敢多停留,赶紧上楼。

    “空桑,打开。”

    却见,盒子内放置的,乃是一石头雕刻的经幢。经幢不大,约莫只有九寸长。而那经幢之上,更是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经文。看上去平平无奇,甚至有些裂纹。

    但空桑在触摸到经幢的时候,却隐隐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经幢乃是唐宣宗时期,由佛教密宗传入。上面镌刻的是妙法莲华经,为当今佛门天台宗主要经文。”

    “将其放在你们女儿身边,她会正常醒过来。然后以清水、鲜花、香炉、佛珠供奉。早中晚三次,带着你女儿念妙法莲华经。”

    “是!是!老板,请问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征老板似又是沉吟之后,说道:“告诉你们女儿,让她写悔过书。每日一遍,每晚念完经之后用香火烧掉。”

    “悔过书?”

    夫妇二人为之一愣,似有些不明所以,但爱女心切的两人也顾不得其它,付了款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空桑见状,张了张口,似乎是想要问神图绘卷之事。

    “欲言又止?”手机里,征老板调笑道:“那卷轴,给你惊喜了?”

    “老板,你真的知道?”空桑苦笑道:“我这算上了什么贼船吗?”

    “呵呵,你老板我什么都知道。”征老板笑道:“你也不用有什么害怕和担心,那卷轴不会害你的。你只需要照做就行。”

    照做?那我命估计就没了。

    空桑嘴角抽了抽:“老板,我退出行不行?我只想上个班而已。”

    “可以呀。反正那卷轴不会因为你辞职就不要你了,祂会跟着你的。”

    空桑顿时感觉心里堵得慌。

    “如果我是你,还不如先从基本工作试一试。记住,是基本工作哦。那,拜拜了,么么。”

    听着手机的忙音,空桑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到点之后,空桑关了门,他也并未理会那神图绘卷的任务。

    开玩笑,他就一普通人,又不是什么道士僧侣,哪会那些抓鬼驱邪什么的。

    一夜好眠

    第二天,按照规定时间开门之后,空桑才知道为啥都说古董店“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了。”

    文玩街虽然也比较热闹,但大多数人也只是抱着投机的心态,并不是真的愿意花大价钱去买。

    空桑自己辅修考古,对这些文玩市场的门道大抵也知道些皮毛,对此也见怪不怪。

    面对一些明显没诚意的顾客,空桑倒真有些老神在在。

    就这样,当天并未开张,就直接到点下班。

    入夜,涌上一片睡意。

    本还在看古物图册的空桑,顿时恍恍惚惚,睡了下去。

    “你!可!知!罪!”

    炸雷般的质问,让空桑心内猛地一颤。

    眼前,火焚遍野,鬼哭狼嚎。

    空桑无助的环顾四周,恐惧如惊涛骇浪涌上心头。

    “轰隆!”

    一阵轰鸣声伴随大地的震颤,远处,一道庞然大物重重走来。

    空桑眉心一跳,却见眼前青铜鬼王,面燃大火,惊悚非常!

    “你!可!知!罪!”

    再度质问,空桑又惧又急。

    自己从小到大,孤苦伶仃,一直本本分分,哪犯过什么锤子罪孽!

    “我,我无罪!”

    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胆子,空桑顿时大吼。

    “嗯?”那鬼怪似乎有短暂的错愕,旋即却是大怒:“知罪不改,包庇恶徒,大恶!”

    话音刚落,鬼怪硕大的手掌便狠狠拍了下来。

    眼角的余光,除了越来越大的手掌,便是那一抹鬼怪头顶的观世音菩萨。

    “铛!”

    一道脆声,突然响彻这鬼怪地狱。

    那鬼怪似是轻咦一声,旋即整个地狱场景开始天旋地转。

    “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惊叫,猛然惊醒的空桑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刚才那个梦”

    空桑下意识地揉了揉额头,却发现有一道伤口,血迹都未干去!

    眉心连跳,空桑这才想起,在那地狱梦境之中,那鬼怪尖锐的指甲似乎已经擦到了自己。

    而那一声脆声,似乎

    “那是锣!”

    空桑下意识低头一看,却见放在二楼的青铜锣竟出现在了自己脚下。

    一股寒意顿时涌上心头。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自
目录 书签
穿成龙傲天幼崽的反派继母最新章节 穿成小奶狐后师尊总想摸我尾巴 大明:开局成为锦衣卫免费阅读 让你钓鱼,你钓起了核潜艇?最新章节 开发大西北:我在戈壁建了一座城最新章节 创意文学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东京第一深情免费阅读 东京明星女友是恋爱脑,怎么办百度百科 顶级悟性:从基础拳法开始最新章节 快穿: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免费阅读 试婚男女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