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靠诡道修长生 > 第十七章 法剑

第十七章 法剑

目录

    
                  林溪雪拖着钢管,来到门前,拧了拧把手,却发现门被反锁了起来。

    她退后两步,接着助跑的冲力猛得一蹬,直接将房门踹飞了出去。

    呵,果然是幻境,我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力气。

    烟尘散去,林溪雪走出病房,走廊两侧都被防爆盾堵得严严实实,盾后还有人持防爆钢叉。

    “警告你,马上扔掉凶器,放弃抵抗!”

    林溪雪扫过走廊两侧围堵的众人,发现他们背后都没有晕轮,陷入并不是破除幻象的关键。

    她没耐心和这些非关键幻象空耗时间,拖着钢管一步步向防爆盾走去。

    “第二次警告!马上停下脚步,扔掉凶器,放弃抵抗!”

    林溪雪无视了警告,仰起头,顶着防暴头盔之后的眼睛,咧嘴一笑。抡起钢管,直接将一面防爆盾打得凹陷下去,持盾之人瞬间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墙上。

    余下众人见状,防爆盾从四面八方挺进,数把防暴钢叉向她腋下,脖子,膝盖罩去。

    她放出神识,时间再次像被减速了一般,这些钢叉的轨迹在她眼里实在是太慢了。

    她挥了挥手中的钢管,已经彻底变形不好用了。

    果然这个时候,还是得用剑。

    对啊,我都已经是仙人了,当然有自己的本命法剑,还用这凡铁做什么。

    她右手虚握,左手并指从右手小臂向前一引,便从虚空中抽出一把没有形体的长剑。

    其实是不是长剑也并不分明,只是因为一阵黑烟绕着这根长条状的东西蒸腾,所以姑且就当是剑吧。

    剑光游走周身,将防爆盾和钢叉斩成了一堆废铁。

    袖袍一甩,便震开了拦路之人。

    她一边向前走,一边寻找谁的背后有晕轮,却突然听到极远处传来“砰”的一声。

    时间再次被无限拉长,一颗细长的子弹正拖着音爆向她的头部袭来,只是神识锁定之下,这子弹的速度太慢了,就好像静止在了原地一样。

    她嗤笑一声,反手一挥,便将这子弹从正中央切成了两半。

    但她忽然觉得头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温热的鼻血从鼻腔滴落,她捏住鼻子,但鼻血却越流越快,最后直接反进了口中。

    她吐出一滩鼻血,扶着太阳穴,继续寻找着背负晕轮的怪物,她脑子里只剩下唯一的一件事——找出怪物,破除幻境!

    但也不知为什么,鼻血越积越多,她觉得全身一阵酸软,使不上力气,脚下一个踉跄便趴在了地上。

    众人连忙上前,将她的手擒在身后,上了手铐。

    手铐这种凡铁也想控制住仙人?

    她用力想要挣开,却发现本该像纸一般脆弱的凡铁,此刻却难以撼动分毫。

    头好晕啊

    她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夏夜,刚过九点,纪宛芸百无聊赖地刷着网文吃着西瓜。

    母亲纪锦“嗒嗒”的踩着拖鞋,走到她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又看小说,快别看了!”

    “妈,我看会小说又怎么了,总得有点娱乐吧?”纪婉芸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今天傍晚,市二院出人命了!”

    “怎么回事?医闹?”纪宛芸继续翻页,敷衍回应。

    “不是医闹,算了你自己看吧!”纪锦递过手机。

    纪宛芸点开视频,边吃西瓜边看着视频中播报的新闻。

    【今日十九时许,我市第二医院内,一女子突然使用用铁棒殴打陪同家属,目前,家属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据悉,该女子此前经常阅读玄幻、仙侠题材的网络小说。有专家指出,经常阅读此类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导致该女子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可能是此次悲剧的重要诱因】

    【专家敦促相关文艺作品的创作者,提高行业自律,积极创作正能量的作品】

    “”

    纪婉芸无语,“妈,这种营销号你能不能少看点啊,不就一精神病暴起伤人吗,这也要和网文扯到一起去?”

    “你又犟,我还能害你啊?反正你以后尽量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行行行,不看了。”

    纪婉芸被扫了兴致,再好的文也追不下去了,几口吃完了西瓜,洗干净手,回房间听音乐去了。

    “欸,之前听阿姨说,小雪好像就在市二院住院吧,应该没受到波及吧?”

    纪婉芸决定打个电话问问。

    一阵通话铃声后,电话被接通了。

    “喂,阿姨”

    “你好,你和林婷是什么关系?”接电话的是一个男声。

    “啊,你好,请问你是?”纪婉芸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市刑警大队的,你和林婷是什么关系?”男声再次追问。

    纪婉芸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我和林阿姨的女儿是好朋友阿姨,她出什么事了吗?”

    “你和林溪雪是朋友?那正好,你现在方便来一下所里吗?”

    “方便的,地址在哪里?我马上打车过去!”

    纪婉芸潦草的抄下地址,披了件外套,踢上凉鞋便要出门。

    “妈,我出去一趟。”

    “大晚上的你去哪?不让你看小说你就要出去鬼混?多危险啊!”

    “跟你没关系!”纪婉芸忽然觉得有些心烦意乱,没做什么解释便推门出去了。

    林溪雪睁开眼睛,四下环顾。

    周围墙上贴满了蓝色的吸音棉,正对面朴素的木桌上摆放着电脑和打印机,架在一旁的摄像机红灯一闪一闪的表面了正在录像。

    “姓名。”

    “哈哈哈,姓名林溪雪,或者其实你应该更想听我回答通颖子对吧。”

    “下次呢,还要变化成什么形象?”

    林溪雪一眼便认出了这又是幻境,审讯人员背后闪着一团圆形的白光。

    这怪物以为把黑色的光晕换成白色的我就认不出来了吗?

    果然是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小李,你去问问药检结果出来了没有?”其中一名审讯人员对另一位名叫小李审讯人员小声吩咐道。

    小李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房间,把门带上。

    “知道这是哪里吗?”

    “这里是你构造的幻境。”

    “知道自己傍晚干了什么吗?”

    “干了什么,我识破了你的幻象,然后打破了你的幻象。”

    “你不就是想逼疯我吗?可惜我偏偏不顺你的意!看到我现在越来越清醒你是不是很失望?”

    “我告诉你,我不但现在清醒,我以后也会一直清醒!”

    “下次构造幻象前,记得先把你的破烂光圈藏好!”

    “你以为黑的变白的我就认不出来了?我告诉你,痴心妄呃咳咳咳”

    林溪雪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竟是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她这一激动,给审讯人员也说懵了,什么黑光圈白光圈的。

    但他很快明白过来,林溪雪说的是自己背后的补光灯,这是怕审讯时摄像机拍不清犯人的脸,所以后加的。

    他从地上捡起补光灯的开关,“咔哒”一声脆响,白色光晕当即消失

    。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