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靠诡道修长生 > 第八章 守一

第八章 守一

目录

    
                  剑尖悬在林溪雪纤细的脖子前,只消再进半分,便要刺个通透。

    “你要是想死大可以直说,我再问一次,如何同买家传递消息?”

    林溪雪呼吸时,喉头便会因为律动触及剑尖,但她已经很难再因为恐惧而产生什么情绪波动了。

    毕竟,一天之内多次游走在生死边缘,她早已经麻木了。

    她仍然在冷静地思考。

    白晴是真的觉得我在说谎,还是因为不确定信息的真伪所以在诈我?

    如果觉得我在说谎,那么是觉得宏衍子有一套能千里传音的法器很不合理吗?

    按照她对于仙侠世界的理解,千里传音算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法术了。

    常见的有传音符,特殊些的有飞剑传音,神识传音等,传音法器之类的。

    但如果反过来想,也许在这个世界,千里传音就是不合理的呢?

    比如宏衍子就不会火系法术,点香还需要火折子。正常情况下名门正派都是广纳门徒,这个世界的修仙门派却隐世不出。

    也许这个世界能够千里传音本来就是不合理的。

    但即便真的不合理,我也只能一口咬定,自己没说谎。

    毕竟如果我承认自己说谎了,那么我的话语在白晴那里就完全没有可信度了。她之所以留我一条命是因为要从我这获得线索,如果她认为我提供的线索已经失去了参考价值,那她随时都有可能杀了我。

    “事实如此,我说的是真是假,等宏衍子回来,你擒住他之后,自见分晓。”

    林溪雪故意这么说,是想诱导白晴和宏衍子打起来。

    毕竟眼下这局面,宏衍子虽然没有要杀我的意思,但跟着他天天参拜天尊像,万一哪天身上长了颗眼睛出来,那就太让人崩溃了。

    至于这白晴,一旦发现我在耍她,那必然要一剑给我斩了。

    所以,两个人必须打起来,打得越激烈越好,最好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白晴迟疑了片刻,缓缓收回长剑,恍然道“难怪我追查数月都无功而返,想不到竟有能够千里传音的法器。”

    但她也不忘挖苦“真不愧是邪魔外道,卖起自己人来不带犹豫的。”

    林溪雪听到这话,突然有点莫名的恼火,眉宇间灰气浮现,阴阳怪气道“彼此彼此,你青屿山贵为名门正派,现在不也为了完成师门吩咐和我这个邪魔外道合作。”

    她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妥,自己现在的立场根本就不应该激怒白晴才是,但也不知为什么,刚刚心底突然涌出了一股控制不住的邪火。

    不对,自己往常还是很稳重的,也许是今天太过紧张了吧。

    林溪雪本以为白晴会生气,谁知她只是有些羞恼地胀起腮帮子,似乎想争辩什么,但憋了半天却只说出一句“那那怎么能一样,我这是为了阻止更多人被你们这群外道残害”

    “算了,这千里传音的法器何其罕见,你且说说宏衍子是从何处得来?”白晴主动回到了正题。

    林溪雪大感无奈,这白晴还真是谨慎,凡事非要追根究底。

    “日夜侍奉天尊,天尊一满意,赏赐下的法器”

    她话说到一半,白晴的面色便突然紧张起来,手中法诀连掐。

    林溪雪骤然觉得后脑一阵刺痛,全身肌肉一阵酸软,便连动舌头说话都做不到了。

    白晴盘坐在地上,并指为剑,在自己脖子两侧连点,随后低声念起了经文。

    “天地物类,生皆从一,子能明之,为知虚实,子若不照,显之不别。子志于有,无为所疾,为有所婴,亿载无毕”

    她有些慌乱地连着重复了好几遍这经文,然后睁开眼睛,仿佛用心地在感受些什么。

    感受了好一会,觉得没什么问题了,这才又在脖子上点了几下。

    她恶狠狠地瞪了林溪雪一眼,厉声道“别耍小聪明,再说不该说的,我便直接催动禁制泯灭你的神魂。”

    林溪雪虽然对白晴刚刚的行为感到困惑,但大体上也能猜到什么叫“不该说的”。

    她想起自己参拜天尊像的时候,也是有种种诡异的事情发生。

    难道这两个字是提都不能提的吗?这所谓的天尊到底是什么来头?

    白晴只是听到了这两个字,就一副如临大敌的景象,那我不但参拜了天尊像,还用了那怪异的“飞天遁地”的法术,会不会有什么更严重的后果?

    “所以千里传音的法器在宏衍子手中,若是想继续追查买家,就得先擒住宏衍子?”白晴的追问打断了她的思绪。

    “不错。”林溪雪心中暗喜,自己诱导得还算成功,白晴已经按照自己的意图要对宏衍子出手了。

    “那你可知他有何弱点?”

    林溪雪思索片刻,答道“他在使用邪法点化肉黄金之时,需在丹房熬煮汤药,丹房货架众多,便于藏身,你可以趁机偷袭。”

    “好,你且带我去丹房查探情况。”

    “丹房在悬崖上面,你得先带我飞上去”

    “你不是以痋术练出一只虫傀儡,让它带我们爬上去便是。”

    痋术和虫傀儡?

    林溪雪敏锐地察觉到宏衍子和白晴对这东西的称呼有些不同,宏衍子称其为尸傀,而白晴称其为虫傀儡。

    直觉告诉她,这细微的称呼上的差别肯定不是无的放矢,但她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具体缘由。

    当然,比起称呼上的差别,白晴为什么还要让这尸傀带两个人爬上去?

    “你该不会是不会御空飞行吧”林溪雪困惑道。

    接触了这么多反认知的事情,白晴就算真说自己不会飞,林溪雪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你觉得可能吗?我这当然是为了节约体内灵气。”

    林溪雪暗自吐槽,灵气有什么好节约的,找个地方吐纳一番不就恢复了。但她又马上意识到,也许这个世界想恢复灵气没那么容易呢?

    要在这个世界生存,还是得抛开自己对于仙侠世界先入为主的看法。

    白晴走在前面,两人拐了几个弯,回到了关押奴隶的大洞中,一众奴隶将两人围在中间。

    林溪雪赶忙躲在白晴身后,她可不想再被石头砸了。

    “仙子,你会带我们出去吗?”

    “仙子,万万不可听信这妖人的蛊惑啊,这等杀千刀的凶徒”

    “杀了她,我相公就死在这群恶徒的手里。”

    “仙子你一定要救我们出去啊!”

    奴隶们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核心内容大都是询问白晴会不会救自己出去,以及要杀了林溪雪。

    白晴微不可察的“啧”了一声,而后低下头,轻轻捻了捻耳边的碎发,翻了个白眼,然后一改和林溪雪交流时的清冷语气,柔声安抚众人。

    “诸位放心,你等且再于此地逗留些时日,待我擒住贼首,自会营救诸位离开此地。”

    安抚过众人,她便侧过头,对身后的林溪雪低声道“吹哨,把虫傀儡叫过来”

    。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